? ?? ?? ?有次周末,我回南部老家,让妈妈当【孝】子,离开家乡,太怀念妈妈的菜了,也顺便替我要带女朋友回去铺一下路。请了一天假,从周六休到周一,才回台北,因有折扣,就去坐高铁了。在高铁站的7-11买瓶饮料时,前面有位小姐,掉了一张五百元的在地上,她并不知道,我捡起来後,她已离开。 我结完帐出去时,看到那位小姐,她在看时刻表,我到她後面,拍了那位小姐的肩膀,她转过头来,是位打扮时髦的女生,一头俏丽的短发,还染成金黄色的,一件超短裤,一件白色微透明衬衫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胸罩,由於她的波还蛮有料的,看起来很诱人。 我:『美女!你掉了钱。』她:『帅哥!这样把妹也太伤了吧,一次就五百元。』我:『这年头,真的好人难作,你先看一下,刚刚7-11店员找的钱,是不是少五百元?』她就拿出刚刚那坨钱後,发现少五百元。她:『对不起!不过,哪有直接称呼美女的,害我以为是要搭讪。』我:『没关系啦!钱你拿走就是了。』把钱给她後,我就走了。 我进车厢後,找到我的位置,是在三人座的中间,我就坐下了。另一边两人座的,已经坐了一对情侣。接着,刚刚那位掉钱的小姐,来到我坐位的走道,面向那对情侣。她:『对不起!我的位置是靠窗那位。』情侣男:『对不起,跟你换一下位置,我原本是那边靠窗的位置。』她转身後看一看,就走进来,向我点个头後,就坐在我旁边,靠窗的位置。 没多久,车子就开动了。一开始,她也没跟我打招呼,我当然也不主动打招呼 ,但她整个身体,撑在窗台上看窗外,所以我也看不太到这边窗外,转到另一边去,看到女的将头靠在男的肩上,两人身上盖着一件外套,一看就知道,那男的正对那个女的在摸乳房,我只好拿出手机玩游戏。 没多久,那位小姐就坐正在椅子上,闭起眼来,当我往她那边看时,看到那半罩杯的胸罩,露出那半边,圆圆饱满的乳房,但不敢太正眼看,所以,转头到另一边时,那对情侣打的更火热,男的左揉乳房右揉小穴的,女的也开始搓揉男的鸡巴,但外套没有很大件,遮得了上面,就遮不了下面。由於车厢内人不多,男的就转头看我,向我作个鬼脸。 我真的服了他们,就在转头,当我盯着那位小姐乳房看时,她忽然睁大眼睛看着我。她:『我还以为你多酷,钱一给就走,好像我吸引力不够,想不到,你还是跟其他男人一样,盯着女人胸部看。』我:『我是受到旁边的刺激,不信你看,动作小一点,不要打扰他们了。』我就挪一下,头的位置,让她看到旁边那对情侣。她看了後吐吐舌头。 她:『还好嘛!男欢女爱热恋中,正常啦!』我:『哇!你观念那麽开放,那我看一下,又不会怎样?』她:『难道你想怎样?』我:『我是好想怎样,但一向我不会主动的问,都要女方自愿的。』她:『听起来很臭屁,好像你很行。』我:『行不行,是要作了才知道。』她:『你以为我会中计吗?』我:『你应该也是很开放的吧?不然,衣服这麽敢穿。』她:『我虽开放,但也没随便到,跟陌生人发生关系。』 我拿出我的名片给她。我:『美女!请问芳名?』她:『你还幽默又积极。我叫淑瑶。是一位美发师。』我:『那我们现在就不是陌生人了,对吗?淑瑶美女。』她:『阿辉帅哥,那你现在是不是想怎样?』我:『由美女来决定。』她就把扶手拉起来,面对着我,伸手进到我的裤子里去,摸我的鸡巴,我也不客气,伸手进去她的裤子内,抚摸她的小穴。淑瑶:『哇!你的宝贝还蛮硬的。』 这时,她很大胆的,拉下我的裤子及内裤,蹲在椅子下,吸起我的鸡巴来,隔壁那对情侣,看得目瞪口呆,没继续在调情,变在在看淑瑶口交。她吸了一阵子後,我将她拉起来,换我整个脱掉淑瑶的短裤及丁字裤,蹲在椅子下,吸舔她的小穴。淑瑶:『嗯~嗯~嗯~嗯~』轻声的发出淫叫声。我再起身,从背後抱着她,一手伸进她胸罩内,摸她的乳房,一手将手指头,插进她的小穴,在里面转动。淑瑶:『嗯~~嗯~~嗯~~』淑瑶紧咬住嘴唇,不敢发出太大声。 这时,有列车长从後面走来,淑瑶赶快弯身坐着,我则拿我的背包,档住下体。列车长走後,我们相视而笑。由於车速变慢,也快到台中站了,所以,我们就没继续,整理好衣服後,淑瑶将头靠在我肩上,我的手绕过她背後,继续抚揉她的乳头。淑瑶:『嗯~~嗯~~嗯~~』 到了台中站後,这节车厢,上来不少人,隔壁那对情侣,也没再动作了。开车後,那对情侣的男生,过来坐我旁边。情侣男:『大哥!我看你们这对,也是蛮敢的,有没有兴趣,我们一起来玩一下。』我:『我看你应该还在念书吧?现在你们年轻人,都那麽开放吗?』情侣男:『我跟我女朋友,今年刚毕业,已经交往很多年了,我们互相都是第一个,只是想尝试一下,不同的性伴侣,作爱会有什麽不同。』我转头看看淑瑶。我:『你觉得怎样?』淑瑶:『就当作提携後进吧。』我:『好吧!看你如何安排。』 那位男的就说,到他们住的地方去,然後,他自我介绍他叫尚儒,女朋友叫桂华。最近刚找到工作,在上班前,先到南部游玩。到了台北後,我们坐计程车到尚儒他家,是一间公寓,他应该原本是三房两厅,他改装成两房两厅,客厅特别的大。也由於近晚餐时间,我们就先到他家楼下餐厅去吃饭。 吃完饭後,我说:『是不是先玩牌,慢慢进入情绪。』他们都认同後,尚儒说:『玩大老二,赢的可以要求最输的人作任何事,但只能针对异性互相做,不能同性,作性爱动作。』第一把,就是尚儒赢,淑瑶最输,他就要淑瑶,脱掉短裤及内裤,淑瑶说:『应该只脱一件。』但我们都说是作任何事。淑瑶只好将裤子全部脱掉,露出她的小穴,不愧是美发师,她的阴毛剪得很整齐。 第二把,换淑瑶赢,桂华输,淑瑶就要求桂华脱掉上半身,桂华胸部不是很大,但还算坚挺。第三把,尚儒赢桂华,当然就要求桂华脱掉全部衣服,桂华也很大方的脱光。第四把是,淑瑶赢我,她一次就要我把衣服,全部脱光光,我的鸡巴,已经挺起来了。第五把,是我赢淑瑶,我就要求插她小穴五十下。我就伸手用手指头,沾口水抚摸她的小穴後,让她趴在沙发上,从後面抽插她的小穴。 淑瑶:『喔~好硬~啊~啊~啊~啊~』抽插五十下,我把鸡巴拔出时。淑瑶:『喔~不要停啦~』桂华:『不行啦!要按规定来。』再继续玩时,淑瑶赢桂华,淑瑶就要她让我插五十下。我就当着她男人的面前,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,直接快速抽插五十下。桂华:『喔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』抽插完後,我拔出我的鸡巴。桂华:『喔~好爽~』 再继续玩时,我又赢桂华,我:『尚儒,你都没玩到,那桂华去吸尚儒的DD,我插她小穴,玩3P。』尚儒就起身,将自己衣服脱光光,坐在沙发上,让桂华吸鸡巴,桂华站着弯身吸鸡巴,我则从後面,抽插她小穴。桂华:『嗯~嗯~嗯~嗯~嗯~嗯~』由於我没说插几下,我就持续抽插她的小穴。淑瑶这时,也自己脱掉上衣及胸罩,用双乳在我身上磨蹭,我就用手指,插进她的小穴抠转。淑瑶:『喔~喔喔~喔~喔喔~喔~喔喔~喔~喔喔~』桂华:『嗯~嗯~嗯~嗯~嗯~嗯~』 接着,尚儒起身,从淑瑶後面抱住她後,也让淑瑶趴在沙发上,并将他的鸡巴插进淑瑶的小穴。我则继续抽插桂华,并用手指猛揉她的阴核。桂华:『啊啊~啊啊~~啊啊~啊啊~~啊啊~啊啊~~』淑瑶:『喔喔~嗯~嗯~喔~嗯~嗯~喔~嗯~喔~』再来,我让桂华躺在沙发上,将她双腿打开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猛插。尚儒仍用老汉推车的方式,在抽插淑瑶。桂华:『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』淑瑶:『喔喔~~嗯~喔~喔~嗯~喔~喔~喔喔~嗯~喔~』 然後,我伸直我的双腿,双手撑在沙发上,将鸡巴狠狠插入桂华小穴内。而淑瑶,已坐在尚儒大腿上,摆动她的屁股,上下抽插。桂华:『啊~啊~我~啊~啊~要~啊~死~啊~啊~了~啊~』淑瑶:『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桂华在我的猛干下,身体抽慉了好几下,就高潮了。而尚儒也射精了。 淑瑶似乎不满足,将我推坐在沙发上,直接就将她的小穴,往我鸡巴套上,很用力的摆动她的屁股,两个奶子,晃动的厉害,我就伸手握住她双乳,并用指头捏乳头。淑瑶:『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』接着,我再让淑瑶躺在沙发上,我紧抱着她,我的鸡巴,就像机关枪一样,快速抽插她的小穴。 淑瑶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~』淑瑶身体开始打哆嗦,小穴在收缩,她已经高潮了。但我仍持续猛抽插她的小穴,最後,我也射精在淑瑶的小穴内了。结束这次交换性伴侣後,稍微休息,我跟淑瑶就离开了。 过了几天,淑瑶打电话给我,说看我的发型不顺眼,叫我找一天,去让她剪头发。我找了一个周末晚上,约九点多去她的店,结果已经客满了,她叫我打烊後,10点再去找她,她特别帮我剪。我到旁边咖啡厅,消磨时间。到了时间,我再进她的店时,已有人在整理,淑瑶跟一位女员工在柜台结帐。淑瑶让我先到椅子上坐,等她结帐。原本有位女员工,过来要帮我洗头,淑瑶说,今天大家都辛苦了,早点回去休息,介绍我是她的朋友,她来处理就好。 ? ? 一会儿,除了柜台结帐那位员工外,其余的人都离开了。淑瑶:『辉哥!对不起,让你等那麽久。』我:『没关系!你店的生意那麽好。』淑瑶:『那有?今天白天,一堆要参加婚礼的。只好将一些预约客,改到晚上来。所以,今天人就比较多,就连让你坐的地方都没。』我:『我应该事先打电话给你才对。』她转头对柜台的员工。淑瑶:『宝妹!你先结一下,我带朋友到後面洗头。』 她就带我到後面的洗头间,她店内的洗头椅有两种,一种是坐的,一种是躺的,但比较低,约只有膝盖那麽高。她让我躺在低的洗头椅上,帮我洗头时,为了托住我的头,两颗乳房在我脸上晃。我就伸手,开始抚摸她的大腿,直到小穴。淑瑶:『正经一点啦,我家的宝妹还在。』我:『你那两个奶子在那晃,我要不摸,就不是男人了。』淑瑶:『洗好了。你先站起来,把裤子脱掉,你的阴毛,长的有够多又乱,我帮你修一修。』我:『阴毛又没人看的到,干嘛修?』淑瑶:『你阴毛有些太长,作起爱来,女生的咩咩和你的DD,有时都会不舒服,修一修,看起来舒服,作起来也舒服。』 淑瑶就把我衣服全部脱掉,要我待会站在水槽上、她说去拿了剪发工具及跟宝妹结帐。回来後,开始把我阴毛弄湿,然後用剪刀,把阴毛剪短、剪齐,然後在我的鸡巴,阴囊及鼠蹊处等,涂上刮胡膏,拿起剃刀,开始刮周边及鸡巴上面的毛。我:『喂!你小心点!可不要拆了我的子孙堂。』淑瑶:『放心啦!这麽好的宝贝,我才舍不得伤它的。』 修好後,帮我冲水,我的阴毛在鸡巴上面,成倒三角形,剪得很整齐,而原本长在阴囊及鸡巴上的些许阴毛,也都剃乾净。感觉真的很舒服,以後,我看除了理上面大头的头发,下面小头的头发,也要理一理了,真好!交了一个发型师。接着,她就开始含着我的鸡巴好几下。淑瑶:『现在含起来,就没有毛毛的感觉了,真舒服。好了,再来帮你理发。』 当淑尧带着全身赤裸的我出来时,宝妹竟然还在柜台那边结帐。淑瑶:『宝妹!我不是叫你先下班了吗?错帐明天再查了。』宝妹:『我想说还是把它查完,对不起,不知道你原来有活要干!』淑瑶:『去你的,我是帮他剃阴毛。』宝妹:『瑶姐!我的阴毛也该剃了,不如今天顺便帮我剃吧?』淑瑶:『辉哥,我们两个都会互相剃阴毛,你要不要看?』我:『好啊!有美女可以欣赏,那有不要的。』 我们又重回洗头间,宝妹脱光衣服,躺在躺椅上,双腿张开,将屁股搁在水槽上,她小穴上的阴毛,也是跟淑瑶一样,整齐的倒三角形,小穴边都很乾净。淑瑶很孰练的,将她的阴毛重新再整理一遍。接着换淑瑶脱衣服後,换宝妹帮她剃阴毛,剃完後,两人竟然拥抱起来,开始舌吻,四颗乳房互相磨蹭,也互相抠小穴,我在旁边,看得我的鸡巴直挺挺的。我:『喂!我这里有东西可以用啦!』 她们还是继续调情,我就上前,各用一只手指,插进她们的小穴,又插又转的,她们的小穴,也湿答答了。淑瑶:『喔喔~~喔喔~~喔喔~~』宝妹:『唉喔~唉唉~喔喔~唉~~喔~~』我的双手,也被弄得湿黏黏的。淑瑶:『辉哥~喔~我咩咩~好想插了。』淑瑶就将手,撑在高的躺椅上,拉住我的鸡巴,往她的小穴插。宝妹双手圈住我的脖子,靠在我的肩上,我的手指,仍持续在她小穴内抽转。宝妹:『唉唉~~喔喔~唉~~唉~~』淑瑶:『啊啊~~真~喔~~舒~服~喔喔~喔喔喔喔~~』 再来,我让淑瑶躺在高的躺椅上,我把双手,撑在她的双腿膝盖处,让她双腿分开,将我的鸡巴,插入她的小穴,快速抽插。宝妹则在我背後,磨蹭她的双乳及自己抠自己的小穴。淑瑶:『喔~啊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』宝妹:『嗯嗯~快~嗯~一~点~喔~我~也要~嗯嗯~~』接着,我抱住淑瑶的双腿,鸡巴猛插她的小穴。 由於我动作很大,宝妹没办法继续在我身上磨蹭,她就去坐在低躺椅的水槽边,将莲蓬头的水量,调至最强,冲她自己的小穴。淑瑶:『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』就在我猛力的抽插下,淑瑶小穴直收缩,身体颤抖了好几下,高潮了。接着,我到宝妹那,让她躺在椅子上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抽插,她紧紧的抱住我。宝妹:『喔喔~好~喔喔~硬~喔~~的~DD~喔~~』我起身抱住她一只腿,另一只手,搓揉她的奶子,快速抽插她。宝妹:『啊啊~~爽~啊啊~好~喔~爽~啊啊啊~啊啊啊~~』 接着,她转身跪在躺椅上,我从後面更用力抽插她。她的小穴很滑溜,让我的鸡巴更快速抽插。宝妹:『啊啊啊~~啊啊啊~~啊啊啊~~啊啊啊~~』插了一会,我将她翻身,并把她双腿架在我肩上,一直猛抽插。宝妹:『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』在这一阵猛抽插後,她小穴喷出尿来,我也射精在她小穴内了。 我们三人都在休息後,淑瑶将我拉到理发椅上坐着。淑瑶:『你今天来是理头发,结果正事还没作。』就这样,裸体的理发客,被一位裸体的理发师按在理发椅上理发,宝妹意犹未尽,又跑来蹲在我前面,开始吸吮我的鸡巴,接着,又坐上我大腿,将小穴套入鸡巴,手撑着扶手,屁股上下摆动。宝妹:『喔~喔~喔喔~~喔~喔喔~~喔~喔喔~~』由於,我的身体也跟着移动,淑瑶没办法理发。 淑瑶:『宝妹,你在干嘛?这样,我怎麽做事,换你来剪。』宝妹跟淑瑶又换手。换宝妹理发,淑瑶跟我做爱。结果,越剪越短,把我理个平头了。理完後,再去冲水洗头,让我躺在低的躺椅上,接着,她们两个轮番上阵作爱,还频频换手。最後,我再次射精在淑瑶小穴内。休息後,就回去休息了。 隔天,我到贞清那里,她见到我的阴毛,觉得很可爱,就逼问我,怎麽回事。真是的,昨天在剃毛时,没想到会被抓包,我只好从实招来了。结果,她竟提出一个要求,要淑瑶来贞清家,帮她剃毛。我:『不要啦!人家有生意要作。』贞清:『我就配合她的时间啊,晚上也行,早上也行。』我:『好吧?我去说看看了。』 当我打电话,告诉淑瑶这件事时,她笑笑的表示,真的没想到,我是有女朋友的,一看就会认为,是去色情理容院呢?我:『还好,她知道我是不会去花钱让别人爽的。』淑瑶:『好吧!我看一下时间,再告诉您。我到要看看,是怎样的女人,可以当你的女朋友。』 淑瑶故意找了一天,周五的晚上,我想,她也打算要跟我和贞清3P吧。结果,当我载淑瑶到贞清家时,一进门,除了贞清还有佩琦及芷薇。淑瑶:『谁是你女朋友?』佩琦:『让你猜?辉哥,你不准打PASS!』淑瑶:『一定不是你,因为你的口气,有点在护主的味道。』淑瑶看了贞清跟芷维一会儿。她就指着贞清说,应该是她。佩琦:『你怎麽猜的?』淑瑶:『一看就知道,她应该是辉哥喜欢的类型。』 我一一介绍她们三位,给淑瑶认识。我:『你们不会都是要来剃阴毛吧?』佩琦:『对啊!不行哦!清姐说,你的毛毛剪得很可爱,先让我看一下。』佩琦就走到我前面,将我裤子全部脱掉,露出我的鸡巴,跟被剪过的阴毛。佩琦:『哇!真的好可爱哦。DD来,姐姐好久没吃了。』佩琦就握住我的鸡巴,含了起来,让我的鸡巴挺在那?。 淑瑶:『辉哥!你们到底是什麽关系?女朋友买一送一,连她助理也跟你有一腿。』佩琦:『那是我清姐,宰相肚里好撑船,阿辉不只跟我们,还不晓得跟哪些人有一腿?』我:『我是解救女性同胞的寂寞。好啦!废话少说,谁先来?』佩琦:『我先来。』我就将佩琦的衣服脱光。佩琦:『干嘛要脱衣服?』我:『要先洗毛啦!』 我跟佩琦,就进去浴室,我用莲蓬头,冲佩琦的小穴,顺便用手指抽插小穴。佩琦:『嗯~不要~啦~嗯~嗯~嗯~』芷薇:『辉哥!不要玩了,快一点出来了。』我就跟佩琪走出浴室,而她们已将餐桌清乾净,上面铺了一条大浴巾。佩琦就去躺在那?,双腿张开。因为佩琦的阴毛并不多,淑瑶在她阴毛上,涂上刮胡膏,开始剃毛,几乎剃光,只在阴唇的上面,留一撮毛。芷薇看完一直笑。芷薇:『好像小日本的胡子,好可爱。』佩琦:『剃完很舒服,也不错看啊。』 接着,芷薇也脱光衣服,进去浴室,我一样帮她冲水,并用手指,抽插她几下後,让她出去。接着再帮佩琦,将刮胡膏冲乾净,冲完之後,我就将鸡巴,插进她的小穴。佩琦:『喔~喔~咩咩~好~喔~舒~服~喔喔~~』佩琦要我坐在马桶上,她背对着我,将小穴套进鸡巴,屁股快速上下摆动。佩琦:『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』 贞清这时进来,用水冲了身体後,来到我身边。贞清:『你也小声一点,全台湾都听到了。』我就将手指,插进贞清小穴。贞清:『喔~不要~啦~我~要出~去~了~』芷薇这时也走进来冲水,她的阴毛,虽也是倒三角形,不过,淑瑶剃的有些幅度,还蛮特别的。芷薇:『佩琦好了啦!换我。』芷薇就将佩琦拉起,换她坐在我大腿,将小穴套进鸡巴抽插。芷薇:『喔~舒~爽~喔~爽~喔~喔~』芷薇的屁股,上下摆动加快抽插。芷薇:『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 我则改让芷薇,双手撑在水箱上,我从後面抽插她的小穴。芷薇:『啊~插~死~啊啊~我~吧~啊啊~』这时,贞清进来,用手推我的屁股,让我的鸡巴,快速的抽插芷薇的小穴。贞清:『对!快点插死她。』芷薇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芷薇真的在我们两个合力下,把她弄得高潮了,她身体直颤抖,小穴收缩了。 当我反身,看到贞清的阴毛,是跟我一样的倒三角形。而我要插贞清小穴时,贞清:『不要啦!我们要出去招呼客人。』一到客厅,她们三人已全身赤裸,在比较阴毛的形状。芷薇:『我们正在建议,淑瑶开一家美毛店。而且男女不拘。』佩琦:『这样,淑瑶就能嚐尽很多屌。』淑瑶:『你们把我说的好色。可是,我现在最想要辉哥那根屌。』贞清:『现在,我们就开始服务淑瑶吧。』 我们就进房间,淑瑶躺在中间,佩琦趴在床边,舔着淑瑶的小屄,贞清侧卧和淑瑶舌吻,芷薇从另一边,则吸吮淑瑶的双乳。我跪在芷薇旁边,淑瑶则伸出手来,套弄我的鸡巴。五人大混战了一阵後,我就站在床边,将鸡巴插进淑瑶的小穴,贞清趴着,让淑瑶舔她的小穴,芷薇站在我身边磨蹭,我则用手指头,插入她的小穴,又插又转的。佩琦则让贞清,抠她的小穴,现场是淫声不断。 我插了淑瑶後,又换插芷薇,再插佩琦,再插贞清,就这样,轮流插四人的小穴,她们也互相舔小穴、抠小穴、插小穴。最後,我特别射精在淑瑶小穴内。就这样,淑瑶又加入了我们的行列,定期来剃毛。